紅木非遺公開課:家具制作技藝非遺現狀如何?

  當我們在博物館審視一件件經歷時間洗禮的傳統家具,沒有人不會驚嘆它們竟被保護得這么好??上闼姷牟灰欢ㄊ撬鼈兊?/span>“原貌”,某些可能已經被匠人巧手修復過。

某種意義上講,故宮和博物館的修復專家是最恪守規范與程式,原汁原味繼承和展示傳統技藝的人。因為他們的職責是停住時間,遠離商業世界所鼓勵的“創新”特質。

  相比之下,民間傳承人的姿態顯得多元一些。他們同樣熟知傳統,技藝高超,不同的是可以根據新的生活經驗,優化自身技藝并呈現在作品上?!笆朗来哂凶杂X創新意識的傳承人在中華民族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和繼承、創新中發揮著主體作用。特別是在繼承自己項目前人創造的基礎上,通過不斷創新達到更高的境界,所以才賡續不絕,而非通過嫁接、整容,不斷失去自己本來的面目?!?

傳統家具及技藝的傳承形態

  中國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國中唯一文化未曾斷流的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研究學者苑利認為,這一方面取決于所傳內容的豐富性,另一方面取決于所傳渠道的多樣性。

  中華文明傳承,主要通過典籍、實物(文物)以及活態傳承三種方式,傳統家具及其制作技藝傳承主要靠后兩種。保存至今的實物現大多被珍藏保護,“活態傳承”則是通過師徒代代相授、口耳相傳的方式進行。

  中國歷史上許多好的器物、配色都是通過文物傳承下來的。有關注前兩年熱議的《延禧攻略》配色美學,很可能就知道今年出版的考據了384種色彩的《中國傳統色》一書。這里可以說記錄了一種轉變。

  過去,“精英文化”的傳承者——懂文字的知識分子,“民間文化”的傳承者——多半是不懂文字的匠人、藝人、歌師、舞者等,用的是不同的傳承載體。既然不懂文字,自然會揚長避短,繼而發現最簡單適合的方式莫過于師徒相授、口耳相傳。尤其是技藝繁復,流程龐雜,通過文字和實物依然難以掌握精髓的傳統手工技藝,活態傳承成為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方式的不二之選。

  今天,當翻開《中國傳統色》,看到考據自大量典籍并與故宮文物逐一對應的華夏色彩,可以感受到,中國傳統文化的傳承已經翻開新的一頁。傳承方式多樣并舉,一方面得益于中國非遺保護的推進,另一方面也離不開時代產出的高素質“傳承人”和新科技。

“復古”的必要與國潮濫觴

   2004年,中國加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作為締約國積極推進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報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名冊)項目的相關工作。2006年起,中國先后公布了四批國家級項目名錄,共包含1372個項目,其中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名冊)項目的共計40項,總數位居世界第一(截至2018年12月)。

   苑利指出,文化遺產保護方面的一個基本事實是:無論日本、韓國,還是中國,這些國家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基本都是在經濟高速發展期展開的,當中存在著歷史的必然。

   首先是社會經濟高速發展,每天要出產新產品,完全的創新很難完成,從祖先汲取經驗智慧,成為一種解法。其次是國家高速向前邁進,傳統文化容易被“一刀切”地拋棄。還有外來文化涌入,人們容易忘卻自我和文化根源。

   保護好這筆非物質文化遺產,不僅可以認識歷史,還能為當今世界發展提供資源。因品牌營銷而濫觴的國潮之風,就為我們提供了大量國風元素和復古情懷單品。當中也有一些問題:國潮漸漸變為一種潮流標簽,不僅有人蹭熱度亂貼亂用,而且傳統文化的表現雷同或流于表面。例如,今年99劃算節時,某食品品牌打出“當潮不讓”的主題,商家頁卻只有一幅海報跟國潮有關。只要這樣的尷尬繼續下去,國潮的“退潮”就會來得更早。雖然潮流總有新鮮感過去被拋棄,繼而靜候下一輪回的宿命,但非遺傳承等不了。

  另一方面,原文化部副部長王文章先生也提醒我們:不要把文化創意化當成非遺保護。國潮帶來的產品和文化,多伴隨一種張揚的創意感,讓人分不清背后究竟是真正的非遺,還是帶了非遺面具的文化創新體。通過國潮讓非遺得到年輕一代關注當然是好事,但文創生產不能侵害非遺傳承,更不能代替非遺傳承。

  回過頭來看,國潮流行不單是因為我們的文化自信增強,人們原本就天然喜歡自己熟悉的東西。非遺蘊含著中華傳統文化的珍貴記憶,總有人還記得,總有人對它們有莫名的親切感,這也是它們能一直與生活相伴的原因之一。

家具制作技藝非遺現狀

  在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網,可查詢含“家具制作技藝”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共6項,分別是明式家具制作技藝、家具制作技藝(京作硬木家具制作技藝)、家具制作技藝(廣式硬木家具制作技藝)、家具制作技藝(晉作家具制作技藝)、家具制作技藝(精細木作技藝)、家具制作技藝(仙游古典家具制作技藝)。其中后5項屬于擴展項目,從第二批國家級項目名錄開始設立,用于確認和保護傳承于不同區域或不同社區、群體的同一項非物質文化遺產。這些擴展項目與第一批列入名錄的明式家具制作技藝共用一個項目編號,但項目特征、傳承狀況存在差異,保護單位也有所不同。

  明式家具制作技藝,與大家熟知的國粹昆曲、川劇、粵劇等同在中國第一批國家級項目名錄,可以側面印證“明式家具是中國古代家具史巔峰”一說。明式家具不僅被視為中國傳統家具的典范,而且流傳至英法等國后,對歐洲18世紀的家具產生了很大影響,其中大眾聽聞最多的要數丹麥設計大師漢斯·韋格納的系列“中國椅”。明式家具在世界家具史上也占有重要地位。

  經過不斷發展,傳統家具也與木雕、鑲嵌、景泰藍、髹飾技藝等非遺傳統工藝美術緊密結合。以極致奢華的京作為例,誕生過眾多瑰麗經典、令人嘆為觀止的家具器物。由于過去一些傳統家具是用外國運來的珍貴“紅木”(古代主要指大紅酸枝)制作,民間逐漸形成了“紅木家具”一詞,同時還有用黃花梨、紫檀這些優質硬木制作的高級傳統家具,主要被宮廷和商賈墨客所用。時至今日,紅木家具的材質已不限于傳統“老三樣”,簡單可分為高端收藏產品、中高端大眾產品、中低端大眾化產品。雖然紅木家具整體消費定位較高,但普通大眾也已經能用上紅木家具。而這些紅木家具企業、作坊的工匠,就是傳統家具制作技藝的繼承者。

  從“家具制作技藝”國家級非遺申報單位來看,企業申報占一半以上。據網絡可查資料,省市級的同類申報項目也以企業申報居多。這與其他項目類別多以單位組織申報有所區別。王文章提到,《中華人民共和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法》已經明確,文化領域中凡是與“保護”聯系在一起的,都不應該也不可能搞成產業。文化產業要著力于文化的創新轉化,非遺保護則是著力于文化資源的集聚。那么,企業從事非遺傳承保護工作,應該存在兩個部分:一是將技藝通過日積月累的學習和生產在工匠間傳承下去,即原真性的保護;二是讓這些“非遺的產品”進入市場,挖掘他們的經濟價值,以生產性保護促進傳承。

  市場自己會說話。當前擷取非遺元素創新出成績的產品,無不是傳統與時尚融匯,審美與實用結合的。當然還有好品質,從材料到表現形式都出奇制勝。對企業而言,只有不斷創造新的產品和壓倒對手的新形勢,才能立于不敗之地。新中式紅木家具或許就是這樣,它有非遺基因,但不是傳統的翻版,主張用生活品質帶來幸福,在市場上也方興未艾。當非遺的產品進入市場,它就與非遺的技藝脫離了聯系,紅木家具是產品,技藝才是非物質文化遺產。所以,非遺的創新應用也不是個偽命題。


中文无码日韩欧免费视频__中文字幕亚洲日韩无线码_中文字幕亚洲欧美日韩2o19